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网> 新闻> 莆田新闻

市规划局举行"廉政灯谜庆元宵"活动

宜阳细菌性阴道炎怎样治疗

2017-11-24 07:49:52 莆田网

原标题:淡淡的酒 有一点暖

史努比

回头想想,除了那些深夜喝过的酒,管理员也好,阳子也好,我们并没有更深的交往。

十多年前,我离开北京到大阪工作,住在公司的单身公寓,公寓在阪急宝塚线的一个小站附近,总能看到很多飞机低空飞过,是国内线往返伊丹机场必经之地,逼仄的车站里有左右两部狭长的扶梯,左边是宝塚方向,右边是梅田方向,我每天走路10分钟到车站,换两次车坐将近一小时,再走路15分钟去上班。公寓一共13层,重工业企业女职员少,女生住在最上面,楼层有单独的门禁,像大学里的宿舍楼。

我的工作地点不在公司总部,每天出门时间段也不一样,晚上能听到旁边房间里看着电视的笑声和拍手声,和同楼的女生却几乎没什么交流,每天一个人戴着耳机坐电车,混迹在一群生化研究生和博士生中做实验,再疲惫地回来。

只是和公寓的几个管理员混得挺熟,管理员们都是公司的老职工,以前做电机设计的、做船舶监造的,基本上都去过中国,退休后在公寓里悠闲度日,上下班经过管理室时,他们时常笑着推开窗户跟我聊几句,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露了我爱吃爱喝的本性,爱喝酒的管理员大叔像找到了知音,隔三差五的,晚上值班时打电话叫我下去喝酒,管理室里有个榻榻米的房间,我去路口买一盒章鱼丸子,搁在小矮桌上,管理员又变出些薯片奶酪之类的零食,喝点儿聊会天儿,梅酒就是那时候开始喝的,有时候还能喝到管理员从家里装来的泡了十几年的梅酒,真是特别好喝,清酒和烧酒也喝过,不过那些酒的度数不高,似乎从没醉过。倒是我回国出差时给他们带些白酒,过上几天能听他们回忆在中国时被灌得人仰马翻的糗事。

公寓里有食堂,每天提供早晚饭,我早上起不来,晚上回来晚,经常好几天都不去吃,管理员很担心,跑来问我是不是饭菜不合口味,问我想吃什么,我就把自己对红烧肉的思念倾诉了一番,结果有天下班回来管理员递给我一大饭盒红烧肉,还有卤蛋,是食堂师傅特意给我做的,感动了好久。

刚到大阪时觉得很失落,公寓虽然距离繁华的市中心梅田只需要15分钟,可是周遭都是旧旧的民居,一到晚上也没什么人影,工作上的不顺利也无人诉说,我常常抱着电脑呆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,坐在窗户旁的座位上,在MSN上和朋友聊天,想念北京活色生香的夜生活,和管理员们喝酒的那些晚上,排遣了很多寂寞。

冬天时情况好了些,迎来了从福冈调过来的同事阳子,我俩几乎同岁,住同一层,上班也在一个办公室,总算是有了伴儿,阳子喝酒比我厉害,最擅长喝清酒,在学校跟那些学生喝,回来接茬儿跟管理员喝,是大家都喜欢的豪爽型女生。我俩搭伙,买了个小电饭锅蒸饭,我在公共厨房炒点青椒肉丝或焖点鸡翅,端到茶水间,一人举着一听啤酒下饭,阳子虽然爱喝酒,却是个恋家的孩子,福冈到大阪不过600公里,她感到的文化差异比我跨国的似乎还多,于是一起喝酒就成了我俩互吐苦水的好方式,宣泄一通后感觉轻松又跑到附近唱卡拉OK,我唱中文歌她唱日语歌,吼一个小时再跑回来,慢慢地,彼此适应了在异乡异国的日子,阳子还和常一起喝酒的博士生谈起了恋爱。

一年后,地段不错的公寓被卖给了房地产公司,我和阳子都搬走了,搬家那天,管理员大叔拉开窗户探身出来告别,递给我们一个又大又红的大苹果,他说“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喝酒啊”,之后我和阳子分别结婚生子,与大叔再也没见过。

回头想想,除了那些深夜喝过的酒,管理员也好,阳子也好,我们并没有更深的交往,即使是和阳子断断续续邻桌坐了这么多年,我们也没有像在我和国内的同事兼闺蜜那么亲密,也许是早已过了需要寻找可推心置腹或者可相互依赖的朋友的年纪,只是碰上那些时候,一起坐一坐,自顾自地喝上几杯,各自调解心情罢了。

岛国的酒度数不高,淡淡的,而喝酒这件事本身,也有点像岛国的人情,淡淡的,偶尔想起来,有一点暖。

责任编辑: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    (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